佐佑一〇

吾生凛冽,葬于北邙,心似戚戚,荒草长满二十余载


《奈何,我欲》

我欲酒後寫詩,奈何不勝酒力。
我欲栽花賞月,奈何陰雨霏霏。
我欲煙霧妖嬈,奈何晴空萬里。
我欲潛心修善,奈何妄念重重。

我欲情深愛你,奈何伊人不再。
我欲踏夢追尋,奈何縹緲茫茫。
我欲赤誠相待,奈何世間迂腐。
我欲夢中挑燈,奈何幻夢假假。

我欲化蝶而去,不願苟延殘喘。
我欲青春年少,奈何雙鬢斑斑。
我欲面朝大海,奈何荒漠淒涼。
我欲柔情似水,奈何寒夜戰戰。

我在天的父,
请让我生於凜冽,葬於北邙
不再讓二十載荒草,依舊長滿

不求生而爱戴,不求歸而恩赏
傾盡而不被人记,受苦而不被人睹
不昧爱恨,是为永生

——2017.2.27 佐佑一〇

热度(11)

© 佐佑一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