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佑一〇

庸人,俗人,凡人,三位一體

八月二十八

 

当世界变成一片汪洋

我们成为了游鱼

由不得选择,能够思考的

是先甩尾,还是摆鳍

 

——佐佑一〇

图:Asako Narahashi

 

留住我吧
留住我吧
太极
永远新一天

《且听风吟》

当阅读成为你的依赖

当书写成为我的疲态

微风中,你沉默不语

沉默中,情绪将我焚化为尘

飘散在西秋之风途经的小巷

当你怀着忧郁漫步于此

当我在耳旁低吟自深深处的秘密

沉默中,你望着看不见的微风

仍然一语不发

 

——佐佑一〇

二〇一八,九,十二

 

你再也读不出我任何欲望
你再也读不出我任何欲望
Cicada
Pieces

半生江湖,不过黄粱一梦
繁华霓虹,如是一遭南柯

Sky


此刻,時間指向黃昏,天空仍舊一片蔚藍。

這種藍色略顯疲態,像一位尚未發作的抑鬱病人,也像極一隻倦鳥,所有的事物已經不能再讓他們為之振奮,但他們還在頑強抵抗。

即使連他們自己也不曉得為了什麼。

也許時間概念混亂了,或者對它的認知遭受阻礙,一时间竟意識不到,時下已是日落前夕。

 

直到遠處居民樓的窗台亮起燈光,隨後越來越多,越來越亮。如是之後,再蔚藍的天空難免迎來下場。

太陽最後的璀璨,它的告別場景:一個浪漫的理想主義者,敗倒在現實之前,唯一擁有的主權,惟有揮刀自刎的決策。

當滿腔的熱血朝四周濺灑,這裡邊是不屈、失落、困頓。

其中,還有一份不易察覺的希望。因此,它才能堅守至虛偽的城市光明完全取代原有的自然,即它存在的意義。


遼闊的天空,開始呈現紅黃交融的色彩,原先以為冗長的時辰迅速枯萎了,似乎白天與黑夜的交替是在瞬間完成的。
 
這種場面的衝擊,足以令人久久難忘,望而呆愣也是必然。
 
新生與死亡,從來都是激動人心的,其中所有參與者,都出色地完成了各自本應該的使命,無論是太陽、天空、白雲、蔚藍、紅黃、燈光……

好了,天真的黑了。

 

佐佑一〇
二〇一八,八,三

 

 

《化石》

·

若問此生,最愿化身何物

那麼,我愿在此生化身成石;

雖然經受歲月琢磨,菱角盡卻

或忍受誤解與冷落,棄之荒山郊野

卻依然保持這份冥頑不靈的姿態

存活於美妙人世。

 ·

也許,模棱兩可的表面

並非我的初衷,所愛所思所奢求的;

但當對話的立場被抹消

思想和感覺不再尖銳而令人受累

或繼續佯裝笑顏

此刻的我,方才是最溫柔的。

 ·

至於你,止步在窗柩前

詫異地注視我;

因前世记忆的余烟,倍感親切

願意向前一步,以便看清我逝去的容顏

我想,我會露出此生最溫柔的笑臉

只為你,即使你無法理解其中的含義。

 ·

至於我,一塊無法再貪圖的化石

開始嘗試報以寬容,諒解所有;

去諒解他們、諒解命運、諒解一枚硬幣

諒解我的那份柔弱、那份敏感、那份沉默

那份感性,那份不知為何的執著

那份理想的自私,那份始終懷緬的愚昧。


——佐佑一〇

二〇一八,六,十

入夜時分

入夜之後,天空不再了然
街道上遂泛起的燈光能帶來什麼
女人是這樣,男人也是這樣
起初,受累於疲倦的感覺
爾後,受累於沉重的思想
每一條渴望自由的魂魄
統統就此陣亡,淹沒在虛偽的街光

入夜之後,身體倚靠在車門旁邊
竭盡與因列車帶來的搖晃作抗衡
但耳機裡的音樂卻成為了困擾
企圖以一種聲音壓抑另一種聲音
結局註定是失敗的
那是對你五覺的損傷
以及令原本冷靜的大腦再度發燙

入夜之後,沉默令思想格外活躍
一把尖銳的刀子能有什麼作用
無法防備不該防備的
無法掠奪不得獲取的
我失守,也失落
憤怒止於嘴唇,卻在眼神處流露
於是,難以難眠的預感再度敲響


——佐佑一〇
二〇一八,六,十四

Goodbye Horses
Goodbye Horses
Psyche
Until the Shadows

《夜》

 

她默默点燃香烟靠在窗沿

看着墙上的挂钟缓缓走过一刻

当灰屑在食指与中指间飘落

恰好凌晨四点又三分

 

此时,外头闪过的电光

以及忽然骤起的大雨

让本该恍惚隔世的深夜

像梦中人被惊醒时一样无奈

 

(佐佑一〇,陆,贰肆)

没有 周云蓬
没有 周云蓬
[DJ节目]素迟临川的DJ节目 第1期

《没有》

 

一個沒有人留下的夜晚
一個幻想著沒有他的夜晚
她靜默地踡縮在角落裡

即使悄悄啜泣的念頭
佔據了她的思想與心靈
卻沒有數不清的眼淚
構造出一個鬱藍的畫面

盤繞的煙霧片刻盡散
似乎房間里沒有人曾經點燃
沒有微弱的呼吸聲與之相伴

天空之城縹緲在穹頂
雲端之上的永續的希望
透過她的眼眸
像是從來都沒有過的存在


—— 佐佑一〇
二〇一八,六,五

Sigh
Sigh
The Bilinda Butchers
Regret, Love, Guilt, Dreams

《凝望》

 

闪烁的吊灯挣扎良久
终究还是灭去
凝望着它的我的意识
随之流向死亡

叶舟孤寂 直达淵洋彼岸
远山溢出滚烫的熔浆
其中烟云,乃是岁月的

荒谬之旅遭遇触感拦截
指尖上的木刺、血滴
将我遣返回明亮世间

凝望窗外的艳阳,阴影
被牢牢钉死在赤裸的地面
内里的我却如置身寒冬季节
驽弱的意志,始终颤栗不断


——佐佑一〇
二〇一八,五,二九

© 佐佑一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