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佑一〇

吾生凛冽,葬于北邙,心似戚戚,荒草长满二十余载

melting mind
melting mind
Archaique Smile
On The Eternal Boundary

《一劫渡》

“情绪又黑又浓,一层层堆,

堆出某些铭刻场面,一场真爱一场劫”——秦何人。

 

第一夜

幽暗的路,我正走着,

有点灰心,有点失望,

像是前面有光,并非希望,

大概是我知晓,也有人和我一样

(2014.3)

 

第二夜

夜,在梦里

出现的背影

你的光投射出我的黑暗,

纠缠、缠绵、勒紧

无法喘气,快要窒息

(2016.4.18)

 

第三夜

用一把铁锥子

狠狠地 把心捣烂

灵魂也要敲碎

在带着迷雾的午夜

拼凑着

不同旧往的画面

寻找自我定位的同时,也在迷失

(2016.4.18)

 

第四天

我的身体上 有座孤岛

上边有个村落,长满着荒草

余下都是荒芜;

 

只有受难者才会爱我 滞留片刻

救援来临时 不假思索迅速离开;

 

不曾感激足下的泥土

往后旧时光的回眸

依旧感慨幸运的青睐

(2016.4.19)

 

  ——佐佑一〇 

热度(5)

© 佐佑一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