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佑一〇

吾生凛冽,葬于北邙,心似戚戚,荒草长满二十余载

《光》

我只是偶然

掉進一片灰色地帶

這裡沒有熱情的太陽

亦沒有憂鬱的月亮

更加——不曾出現星星之光

唯獨一點點奢求的微茫

勉強足夠,照亮腳下丫子


而我沒有說話,

只是想起遠方的她

仍由一切流過心房,回聲蕩蕩

沒有昏黃的晚霞

是否還能夾著風

告訴我:

“忘了吧,忘了吧”


  ——2015.03.18(佐佑一〇)


热度(5)

© 佐佑一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