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佑一〇

吾生凛冽,葬于北邙,心似戚戚,荒草长满二十余载

I Think That I Loved Him
I Think That I Loved Him
Daddy
Let Me Get What I Want

你说,“只敢梦与想,只因没了梦想。”
——或者,再梦一次吧……

《献于所有在暴风雨中的人们》
在这个星球上,
再漫长与猛烈的暴风雨
都会有停止的那一刻,
哪怕只有一秒钟、或一瞬间

你也许因为这样的漫长,黯然神伤
在这样的阴郁的云底下迷失了方向
舍弃了尊严、忘记了昔往、学会了假装
然而,你要知道——
那太阳终究在后方,那阳光始终在朝你而来

如果你仍然可以,为一朵玫瑰的芬芳而倾倒
为它的凋零而触动心房的感伤;
那么请相信,在这个星球上
再漫长与猛烈的暴风雨
终会有停止的那一刻,即使一秒钟、一瞬间

一位等待暴风雨过去的人?
一位被暴风雨所困住的人?
一位在暴风雨中奔跑的人?
而你,始终都是一位勇敢的人

——佐佑一〇 2017.5.16

热度(5)

© 佐佑一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