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佑一〇

吾生凛冽,葬于北邙,心似戚戚,荒草长满二十余载


过去,
永远都是最美好的,
因为已经无法挽留;
未来,
交织着期望与失落,
因为所有都是未知;
现在,
总是无法真正珍惜,
因为一切都在流逝。

——佐佑一〇

热度(2)

© 佐佑一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