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佑一〇

吾生凛冽,葬于北邙,心似戚戚,荒草长满二十余载




《四月小径》

 

2017.3.27

 

1

若我仰慕,请让我抬头

脚下的路如此美

再也克制不住。

 

2

一副躯壳、一条魂魄,都有许多不同的状态,一生中、一天中、一个时辰里。

伪装是动物的本能,活命,进食。而虚伪是一种智慧的伪装,超出了本能,正如人类超过了动物。

为此,古祭、能乐、小丑、舞会、我们

 

3

失落是轻微的痛

抑郁只是一场无期的感冒

敏感,是一种不幸的天赋

正如,有些人的真爱,

是灵魂上的羁绊,肉体上的伤害。

 

4

通往天堂与地狱的道路如此漫长

孤单的你穿过大门,会发现光芒

一种阳光,一种火光;

 

人间的路,一场钢丝表演

前方茫然,无穷想象

尽头,就是下方

后退,停止,前进,都能达到

 

5

有时候想逃离,却发现困入其中,寄托于困兽之怒,以为可以像英雄一样壮烈。

却又发现自己并非怒兽,是猎物,只是盘中餐。

 

6

他一直在抵制他真正想要的东西

 

2017.3.28

 

1

也许正是因为无法忍受、毫无办法,对他而言,最大的心愿就是缓解当下内里的疼痛,为此他应当怎么做?至少他清楚别人是无法帮助他的,因为他深知他人永远无法脱掉自己的皮囊,穿上别人的皮囊而成为别人。

 

他不得不依靠香烟与烈酒来缓解这样的剧痛,摆脱疼痛带来的胁迫,可最后他却发现自己反而堕落在烟草与酒精的魔爪当中。这该死的。仿佛一阵风吹过,肉体与灵魂的每一根、每一节骨头都会骨折。

 

2

不过都是平凡世界中的寂寞人儿

身体渴望能在夜间着陆

灵魂希翼能在天空飞翔。

 

3

我不是一个善良的人,我憎恨那些阴郁黑暗,丑陋虚伪,恶心暴力的同类。有时,我们这些同类甚至不如动物那样纯粹,也如动物的残暴是建立在它们毫无理性的本能之上,而我们则是在最理性的情况下,运用自己最大的智慧而去实施这种暴行,并在事后洋洋自得。

 

我可以理解,但无法接受,正如人世间的对与错,罪与罚都含糊不清、矛盾可笑。如我,始终无法原谅他们,也无法原谅自己一样。

 

4

我渴望飞,渴望奔跑,在多年前

如今的我,在潮湿的土地上追忆

大脑的腐烂速度,明显比身体慢

所以我需要疼痛,需要忧伤,需要孤独,需要尖叫

 

2017.3.29

 

《Be My Angel》音乐,迷幻

 

2017.4.5

 

1

四月是一个悲伤的月份

哥哥,就在这天

将自己了结;

还有一位阿伯丁的歌手

我所钟爱的。

 

2

你的好意,一种伤害

就像有人,无法承受同情

以及赞赏

 

你只是用呐喊,缓解身体与魂魄的疼痛

你的离开,也不过是煎熬中的巨响

你已从容燃烧,我仍苟延残喘

世人皆怕死,我也为世人

 

——佐佑一〇

热度(6)

© 佐佑一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