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佑一〇

庸人,俗人,凡人,三位一體





Sky


此刻,時間指向黃昏,天空仍舊一片蔚藍。

這種藍色略顯疲態,像一位尚未發作的抑鬱病人,也像極一隻倦鳥,所有的事物已經不能再讓他們為之振奮,但他們還在頑強抵抗。

即使連他們自己也不曉得為了什麼。

也許時間概念混亂了,或者對它的認知遭受阻礙,一时间竟意識不到,時下已是日落前夕。

 

直到遠處居民樓的窗台亮起燈光,隨後越來越多,越來越亮。如是之後,再蔚藍的天空難免迎來下場。

太陽最後的璀璨,它的告別場景:一個浪漫的理想主義者,敗倒在現實之前,唯一擁有的主權,惟有揮刀自刎的決策。

當滿腔的熱血朝四周濺灑,這裡邊是不屈、失落、困頓。

其中,還有一份不易察覺的希望。因此,它才能堅守至虛偽的城市光明完全取代原有的自然,即它存在的意義。


遼闊的天空,開始呈現紅黃交融的色彩,原先以為冗長的時辰迅速枯萎了,似乎白天與黑夜的交替是在瞬間完成的。
 
這種場面的衝擊,足以令人久久難忘,望而呆愣也是必然。
 
新生與死亡,從來都是激動人心的,其中所有參與者,都出色地完成了各自本應該的使命,無論是太陽、天空、白雲、蔚藍、紅黃、燈光……

好了,天真的黑了。

 

佐佑一〇
二〇一八,八,三

 

 

热度(1)

© 佐佑一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