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佑一〇

吾生凛冽,葬于北邙,心似戚戚,荒草长满二十余载


《脱节》

 

一辆列车,呜呜从远方开来

往另一个远方开去

车厢里,只有一位年轻乘客

他戴着厚厚的眼眶

身边只有一本小说,一本诗集,一本笔记

在摇晃的车厢里头

昏昏欲睡,像上班时、黄昏时的人们一样


 

城市的繁华种种,

小镇的穷困潦倒,

以及荒野的贫瘠,

它们都记录在车窗的玻璃上


 

虔诚的西藏,神秘的敦煌

唯美的苏杭,凛冽的北方

他的前方是未知,他始终在路上


 

列车脱离了轨道,

呜呜继续往前头开

车厢里的年轻人

是否也能与它一样?

——2017.3.29 佐佑一〇

热度(4)

© 佐佑一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