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佑一〇

吾生凛冽,葬于北邙,心似戚戚,荒草长满二十余载


《抑郁》

我不能,不能这样子
白遭遭的死去
至少,还不能自我了断;

因为我那母亲,在多年前
为天上那一颗星星,流了不少泪水
生活,让她的眼睛不再清澈
青春,以及面容
已经枯萎、已经憔悴。

干瘪的心,让她越发唠叨
发福的体型,她越发缓慢
所有欢乐悲伤,也随她渐渐老去

纵然我冷漠孤僻,
仍然不愿她再次心碎,所以
我还不能死,至少不能自我了断

——2017.2.22 佐佑一〇

热度(4)

© 佐佑一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