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佑一〇

吾生凛冽,葬于北邙,心似戚戚,荒草长满二十余载

《正常而奇怪的我》

我写文章,我写诗歌,我写随笔

但是我却讨厌我自己写出来的东西;

我拍摄,我绘画,我歌唱

然后形如自己呕吐的污秽;


活生生的活着

却感觉不到自己是活生生的;

失眠,不是周期

只是自己不愿意入睡;


我思考,我幻想,我奢求

大脑膨胀,情绪泛滥,思想胡乱;

话说得太多时

却发现什么都没说过;


作茧自缚,自诩化蝶飞翔

想象?幻想?还是梦想;

背靠着黑暗,渴望着光亮

所畏惧的,却是我最深爱的;


抑郁偶尔发作

压抑时常进行;

完全没有幽默情节,却时常发笑

欲哭欲时,则如便秘一般;


我咀嚼一片艾草

她的味道让我流泪

也让我嘴角上扬;



——佐佑一〇.2017.1.17


热度(9)

  1. cOMING sOON佐佑一〇 转载了此文字
© 佐佑一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