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佑一〇

吾生凛冽,葬于北邙,心似戚戚,荒草长满二十余载









梦在其中,梦中人的梦中
穷尽一生 做一个梦

梦醒时分 夜深 人不静
躁动的心 炫彩灯霓

漂浮不定 只因没有陆地
顽固不灵 只因仅有过去
幻觉 终究太美丽
错觉 终究太肤浅

——2016.6.14 佐佑一〇(其中第一张由“他人所摄”)

热度(4)

© 佐佑一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