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佑一〇

吾生凛冽,葬于北邙,心似戚戚,荒草长满二十余载

你笑着流出了泪
你笑着流出了泪
尹吾
每个人的一生 都是一次远行

《致·无需》

——其实我呀,是知道的,你们也知道的,然而我还是深深的思念着……


无需用言语 我们不再互诉谁是谁非
我丑、你忧、他劣她臭
自己的酸楚,我们都相同

 

无需用行动 消除我们彼此间的隔膜
你有你的,我也走我的
你与我,都将各自去存活

 

无需用笑容 大概忘掉曾经如何幽默
浮夸的表情,自娱自乐
借此填充谁的落魄与寂寞

 

若让我许愿 我不愿再为重逢 执着
其实,是什么败了你我
回忆中我竟笑着流出了泪

 

你和我,站在门口
外边下起雨了
你说:下一次再来
我说:你也好走、慢走
然后我们 各自披上各自的雨衣
然后各自 在黑夜里 各自逃走 … …

 

最初的最初 我们都是孩子
最后的最后 我们依然还是孩子
只是有点疲惫,有了些故事;
其实,无需言语
至少我呀,还思念着从前

 

——2016.1.13 佐佑一〇

 

热度(11)

  1. 滴水藏海佐佑一〇 转载了此音乐
© 佐佑一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