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佑一〇

吾生凛冽,葬于北邙,心似戚戚,荒草长满二十余载

At Anchor
At Anchor
Port Blue
The Airship

《旅鼠》

 

戏中疯魔成戏,活里疯魔不活。
喜乐欢喜成喜,悲不愁悲不悲。


 

——我一路随着旅鼠们走,

突然他们急躁不安,

往那方向去,

我不知前方是甚,却随人群涌去……


 

——我于台下看戏,

不料中途有人离去,

大伙而散,而我也从之了么……


  ——佐佑一O 2013.12.29(01:38)取于自己的“碎片”

© 佐佑一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