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佑一〇

吾生凛冽,葬于北邙,心似戚戚,荒草长满二十余载


有时候黑白照里,

白的多黑的少,可它还是黑白照

 

有时候人的表情,

笑的多苦的少,可它还是个表情

 

所以说、

黑要更加深邃、白要显得刺眼

哭时显得娇媚,笑时添多几分虚伪

  ——2016.4.12佐佑一〇

热度(20)

© 佐佑一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