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佑一〇

吾生凛冽,葬于北邙,心似戚戚,荒草长满二十余载

《在春天里的流浪》

— —“容易的事何必着急,这是人们常犯下的错误。春光越美,越是春光杀人的时节;王小波,病死在美丽的春天。”

 

 

流浪的爱人 已失去了爱人

离别时的坚决,正如

临行时留下洛丽玛丝玫瑰

流浪的人呀, 已无法再像春天

在樱花树上所做的事儿;

因为你,曾深爱的谁

因为你,— —

站在鲜花初绽的花园旁边

春的芬芳令人痛楚

 

失去爱人时最想亲吻

坟地看满野花的季节

才使得坟地显得心碎

春天吹来一阵春风,

春光注满伤感的心窝

 

尝试着在远方寻找新的爱恋

可容貌终究重叠

负了心的人 又让别人伤心

一封未过目的明信片

思念的幻梦诞下现实的世界

晃动的卡车把谁带回故里

昔日的故人,招呼声不断

可心心不再相连。

 

透过窗纱,所目睹的一切

— —旧人、新欢与喜悦

迈着凌乱的步伐登上高塔

又如此的孤单亲切

听——那熟悉的呐喊 那来至远方的呼唤

而在高塔上边微笑挥手的你

不知时招呼,抑或是再别;

流浪的爱人你看见了死神

别担心,你心中仍旧爱着谁谁谁,和他挥手吧

因为并不是他来将你带走

 

最终,肉体只能从高塔坠落

吻着尘土的那一瞬间

是否还能听见——谁对谁谁谁的呐喊

以及惊慌所发出的声线。

 

 

  ——2016.3.09 佐佑一〇

(灵感于:聂鲁达《爱情》、《春光越美越杀人》、安东尼奥尼《呐喊》)

热度(1)

© 佐佑一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