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佑一〇

吾生凛冽,葬于北邙,心似戚戚,荒草长满二十余载

《眠》

朦朦胧地揉着发酸的双眼
我感觉到一丝疲倦
我僵硬地趴在一旁
冬天的太阳有点温暖但不会将我灼伤;

倾听着清脆的忧郁,低吼着沙哑的情调
将昨天撕碎掉的我,假装我在这里悲伤;
你呢?

当星星开始黯淡
当天空逐渐明亮
城市开始慢慢醒来
今夜我不再被失眠困扰、不再被酒精浸泡、不再被回忆腐烂
今夜我不再需要有人陪伴,当黑夜过去

我的明天像空白的胶卷
无限的空白与遐想构成
是时候决定再会,是时候说说离别
我应去哪儿寻找
你我所需要的安眠药?

 ——2015.11.14佐佑一〇

热度(4)

© 佐佑一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