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佑一〇

吾生凛冽,葬于北邙,心似戚戚,荒草长满二十余载


《门》

当房间的门被关上
我获得 久违的安全感
浸泡在孤独的米缸
任由我 在其中发酵

这漆黑的地方
四处都是黑暗,
我被包裹着
茧中有丝丝温暖

我将变成什么呢?
没有翅膀,也不太健壮

而,黑暗中有许多惊慌
未知的该如何设想
已知的又怎样绽放
何处会有神灵
救赎 祈祷 依靠
唯我心灵上致命的依赖

然,却只在懦弱无助时方才祷告
不知我的声音
又能否飘向天堂,
在已知与未知中打开

——2015.10.06(佐佑一〇)图至luo

热度(4)

  1. 女神经的日常佐佑一〇 转载了此图片  到 女神经 转载
© 佐佑一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