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佑一〇

吾生凛冽,葬于北邙,心似戚戚,荒草长满二十余载


《巨兽》

我知道,在我身体里

生长着一头野兽,每当我昏昏欲睡时

他时常发出 甜美的低吼,和善温柔


似乎我嗜睡成性,一副惺忪与嘲讽

地铁车厢里、人群游荡时、起哄喧哗中

首先高呼:理想! 青春! 金钱主义!

接着还要高举:诚信! 良心! 永不放弃!

然后我在责备中,再次昏沉睡去


最后,失眠折磨了我

我的忧郁 恐惧他的苏醒

炽烈的生活才是他惟一的追求

他愤怒的将四周一切,全塞进嘴里

就像蛇逮住鸟,生吞活咽


他笨拙巨大的体型努力撑裂这副脆弱的容器

在如此压抑的躯壳里

他渴望发出自己的声音


——2015.09.01佐佑一〇(致“落在低处”)

热度(1)

© 佐佑一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