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佑一〇

吾生凛冽,葬于北邙,心似戚戚,荒草长满二十余载

《初醒时未觉》

初醒时,我呆愣地坐在床沿
没有留意外边 黑夜或白天
一切就像灰蒙的混沌 没有微光、没有暮光
刚刚告别的那场梦 沉甸甸在心头
背脊处微微发酸,双眼稍稍涩涩

在那儿我们相识、相知、相慰
离别时 我奋力挥手——
我想,让一切都别再回头
可为什么 昨夜我又梦见你了

耳机中无人分享的音乐
只有琴弦与鼓点声——
恍惚中的我,与世隔绝的小小寂寞
那一阵阵失落、一首首无人演唱的歌
未觉 孤单算得上什么

  ——2015.8.23 佐佑一〇/文

热度(4)

© 佐佑一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