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佑一〇

吾生凛冽,葬于北邙,心似戚戚,荒草长满二十余载


《法厄同尼騰》

那個执着的人溺斃在水里
岸上的人
无能为力地哭泣
從夢境到現今;

她的心未曾捨想過如此沉重
她的淚未曾自發過渤渤湧流
海上的那座墳墓——

未必是愛人的,却是所爱的人兒
白楊樹隨風落下琥珀

——2015.7.28(佐佑一〇)

© 佐佑一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