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佑一〇

吾生凛冽,葬于北邙,心似戚戚,荒草长满二十余载




再见吧,我的朋友,再见

亲爱的,你永远铭记我心间。


命中注定的分离,

预示着来世的重逢。


再见吧,我的朋友,

不必话别无须握手

别难过,莫悲戚——


这世间,死去并不新鲜

活下去,当然更不为新鲜。


  ——1925.12.26(谢尔盖·亚历山维罗维奇·叶赛宁 绝命诗,享年30)


谢尔盖·亚历山维罗维奇·叶赛宁(1895~1925)苏联俄罗斯诗人,白银时代诗人。就个人对其与邓肯夫人的爱情更为在意。


© 佐佑一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