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佑一〇

吾生凛冽,葬于北邙,心似戚戚,荒草长满二十余载


《天鹅之死》

将死的天鹅

疲倦痛楚

顺水漂流

直到幽冥忘川;

她一生沉默

忍受残酷与不公

在这通往死亡的入口前

她突然想歌颂

尽胸腔最后气息

一曲凄美哀婉:

——鸢尾花与我

紧紧相依;

服下龙葵、那致死的花语;

山丘上的美丽

维多利亚的火炬树呀!

你在哪里?

——不曾有耳,

不曾有耳闻

不曾有人告诉我

为何我们生来孤独沉寂

  ——2015.7.30佐佑一〇

图为“芭蕾舞,天鹅之死”

热度(1)

© 佐佑一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