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佑一〇

吾生凛冽,葬于北邙,心似戚戚,荒草长满二十余载

《观海的鸥》

 海鸥、小鸟,飞燕还是乌鸦,它们欢聚一堂实际无欢,只是顺应了相聚的时间,彼此来这儿观海。 

 

不带希望,也不带绝望

海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只是每次浪花袭来,

都渴望被抛到好高、更高、最高

在撞击中——

粉身碎骨,四分五裂,尸骸平复

回归尘土,它旧时的怀抱。

而它每一次不成功的退回,

亦如浪花一样

一层层失落

一阵阵失望

一次次失败……

 

海一望无际,我在海里

 

  ——2015.05.30(佐佑一〇)

 

© 佐佑一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