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佑一〇

吾生凛冽,葬于北邙,心似戚戚,荒草长满二十余载

《序,第十二篇“朝圣”》

我的灵魂犯了罪

他杀死了 我的心

他折磨了 我的躯

所以在某一天,他趁还没有人发现

逃亡到虚拟中

远离纯真与美好

潜逃在不知名的荆棘中


(荒野)

他感到冰冷 遍布全身

于是点起火把 希望一丝安慰

可是那刺骨的寒风

是从他那 空洞的心窟窿

凶猛的呼啸着

他感觉到困意

可怕死的念头 却一次次

告诫他 不可睡眠 不可睡眠


苦苦与睡意斗争

他畏惧梦魇的叫声

黑暗把他包围

他开始恐惧 畏暗 是人的本能

奇怪的是——任凭他使劲

挥舞着火把 周围还是黑暗一片

“难道我的心,荒芜了?”

(他,還有心?还活着?)


他放弃了反抗

任由黑暗与梦魇把他包围

唯一 只是紧紧地 盯着火焰

火在跳动着 是鬼魅

他看到里边——都是他

恐惧与懦弱、憎恨与懒惰……

他们朝他大笑

他惊恐地尖叫,跑开


可他冷,需要温暖

可他饿,需要进食

在远处他看着舞动的火堆

似乎 明白了什么

好好用它,他可以温饱,甚至

还能创造点 什么

不过他倍加谨慎

防止引火自焚


清晨的曙光

在最黑暗后来到

他,我的灵魂

决定继续流浪(不再潜逃)

至于算不算放逐呢?

我们无法知晓

他什么都没带上

只有身后,背着捆捆火把


家乡——

生活没有杀死他的躯体

可他渐渐腐烂在里边

他的心,坠落在十字街上

在冰冷与黑暗中张望

他们虽如此落魄,可都有一丝希望

因为他们都等待着

准备宽恕,并迎接

从远方朝圣回来的灵魂


  ——2015.05.21(佐佑一〇)


热度(1)

© 佐佑一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