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佑一〇

吾生凛冽,葬于北邙,心似戚戚,荒草长满二十余载

2015.05.20

  可乐的味道,总是让我想起年少。那时身上零花钱不多,为了周末与小伙伴们偷跑去网吧玩游戏,常常所剩无几,偶尔哪位“景气”时,便买来玻璃瓶的可乐汽水(当时售价1元)。喝着汽水,打着嗝,目不转睛盯着屏幕。

  那时候什么都不懂,开心的事就是玩,最开心的事就是玩着有汽水喝。

  如今少喝碳酸饮料,久久一次,味道还在,感觉还在,人、物、事却已……


热度(2)

© 佐佑一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