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佑一〇

吾生凛冽,葬于北邙,心似戚戚,荒草长满二十余载

《島嶼、郵局與飛鳥》

心是孤獨的獵手

那是多偉大的人才能

說出口

仿佛在汪洋中的島嶼

是啊,漂泊無望中的

用什麼築泥堆土


心的島嶼,自詡安全的封閉

自詡孤獨的封閉

書信、文字

仿佛成為唯一的字語

不帶情緒與羞恥

郵局來往,才是溝通

與唯一


我渴望,渴望自由

我渴望,渴望飛翔

我恐懼,恐懼脫離的輕浮

我恐懼,恐懼束縛的沉重

飛鳥啊!

何時,我才能與妳一樣,

用生命去飛翔


  ——2015.04.09(佐佑一〇:原諒雜亂,就像原諒自己卻不同情一樣。)


热度(1)

© 佐佑一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