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佑一〇

吾生凛冽,葬于北邙,心似戚戚,荒草长满二十余载

《不虔誠的懺悔》


主啊,我的信仰在妳

就像兒時依偎在母親的懷抱

即使是噩夢驚擾

即使是夜深寂寥

當我為心的疼痛而泣

當我被雷暴驚嚇不已

而妳,如光亮照耀昏郁的大地

那是我睜開雙眼后:

母親疲倦的笑意。


主啊,妳是寬容的

就像母親慈愛般看著我們

年長的時間裡,我們變得叛逆

不再祈求妳,只是傲慢地認為

依靠自己,一片新的天地

不再祈求妳,只是悲傷地

躲在角落舔舐自己

您是寬容的,妳會和我母親

那般,再次寬恕我嗎?


主啊,我對妳不敬

但是我還是祈求你的憐憫

在我黑色且寒冷的日子裡

我不知道現在

處於怎樣的困境(也許日後才知曉)

我祈求你再一次憐憫

盡管我口中心中信仰妳

我的雙手卻不曾潔淨

罪惡萌生——而我不知悔改


——2015.04.08(佐佑一〇)


© 佐佑一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