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佑一〇

吾生凛冽,葬于北邙,心似戚戚,荒草长满二十余载

《如夢似幻》

若記憶是真的,為何一切如夢似幻
若夢是真切的,為何我總是看不穿
若看得見真實,為何伸手觸及不著
若握得住真相,為何還得失心氾濫
若他仍是少年郎,為何沒了少年狂

若他仍渴望愛人的溫暖
為何惦記著愛火的灼傷
若一切真的過了,
為何她還在他

記憶里、腦海、夢裡
兜兜轉轉
若一切真的真不了
為何還要祈禱——遺忘

  ——2015.03.08(一〇)

热度(9)

© 佐佑一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