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佑一〇

吾生凛冽,葬于北邙,心似戚戚,荒草长满二十余载

《安撫懷中的過去》

安撫著懷中的過去,

如對待愛人般的溫柔,

它親近時的暖暖,

它刺痛般的冷淡過去


它柔情往事如長髮及腰,

撫著髮端,

看著剪影心中流淌


可航行需要明朝,

失了風的帆,

一蹶不振,死了一般


懷中珍愛過去的少年,

明天依舊只有記憶,

於是他祈禱,

祈禱現實或夢幻,

祈禱著遺忘……

祈禱著相反

  ——2015.3.07(佐佑一〇)


热度(2)

© 佐佑一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