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佑一〇

吾生凛冽,葬于北邙,心似戚戚,荒草长满二十余载

《記不住太多詩人》

就在那一刻

我想到好多人

想起書桌前

仍擺著幾本書


——顧城?

我忘了讀過什麼

只記得一雙黑眼睛

還有一把小斧子


——海子?

我聽過這位

稀疏記憶中

他臥躺下的那天


我寫了一堆亂糟糟

躺在烏鴉影子下

想著心中未亡的,那

安娜貝爾·李


——2014.12.16( 一〇)


© 佐佑一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