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佑一〇

庸人,俗人,凡人,三位一體

《六个小故事》

  一、《猫的故事》
  陈宇哭着告诉我,她家的那只母猫死了。死在她家门口槐树下。
  于是我急匆匆的赶往她家,那母猫就在园子槐树下的纸箱中,发出阵阵哀鸣。我一瞧,便皱着眉头责问她——那猫不过死了崽子,虽然可怜,但你也不至于这么骗我。
  陈宇悲伤的蹲下,反复抚摸着那只哀鸣的母猫,摇了摇头对我讲:没有了孩子的她,这与死掉了,并没有两样。
  我竟无言,沉默了许久,才发现黄昏后的四合院里家家户户的灯火都亮了不少,唯独我们这儿一片黑暗,只有秋叶几片,猫泣几声。


二、《阿hi》
  阿hi是一个十分喜爱安静的孩子,总是一言不语,上学对于他来说是一件痛苦,因为他得忍受着课堂老师的吵闹,每当下课后阿hi总是躲在人少的地方独自享受生活的寂静。尽管显得有些孤僻的他,却没有人会去招惹他,欺负或者搭讪他,他们和他一样,都是沉醉在自己的生活当中。
  有一次他带着阴气十足的面容与黑眼圈来找我,焦急而且显得痛苦万分。我询问他怎么了,他告诉我——他们家搬来了新邻居,热情好客,不单招呼了自家的人,连同四周邻居都失常被邀请去参加派对,日日夜夜没完没了。
 总有人喜有人忧,这对于阿hi来说简直是要命了,于是他连续失眠了好多天。他摆脱不了这些困扰,就像人们摆脱不了自己深处的阴湿。可是这是别人的自由,而且周围的人也乐意接受,我只能安慰他——未来会更好,忍耐就好。
  最后阿hi终于忍受不住,决定用一颗炸弹把他们轰掉,当他满怀期待的等待后,炸弹“砰”的一声,阿hi却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给吓死了。瞧着,这地上还有炸弹粉碎后的片片红纸,正一地着呢。


三、《发财的头脑》
  琳打电话告诉我,他哥哥变形了,变成了一只巨大的虫子。就像书上所写的。
  接到消息后的我,急忙带着相机、本子与笔支前往她家。按开了门铃,琳把我带进客厅,为我送上一杯茶水。
  然后我们一桶打开了那个禁闭的房间。只见他的哥哥蜷缩着身子趴在地上,杂乱的发像触须一样,挺直的脊背也弯曲得如同弯弓一样,搁置在一旁的是吐司与牛奶,瞧他嘴边还叼着一根腐菜。我见着了不禁觉得滑稽笑了笑,而琳怨恨的盯了我一眼,告诉我,她觉得毛骨悚然、有些恶心。女孩子总是对这样的虫虫感到不安的。
  出于害怕,琳想要离开房间,于是我问她,这位可是你的哥哥,你也不觉得有点难过吗?只见她右手抱着左臂,一手捂住嘴巴,往外跑去。我来不及拉住她,只得抓起相机“咔嚓”几声,闪光似乎把他给吓到,慌忙中他逃窜时不慎把头扎得挂彩了。
  我不晓得应该怎么安慰琳,看着枯黄脸色的她,担忧这她失去供养的亲人后的她应当如何是好。于是我便建议——让她充当哥哥的经理人,我负责联系观赏者,也许我们为此还可以获得一笔可靠的酬金。
  看见她的犹豫,我又安慰着她:“人在世总需要被积极的利用才是的呀,何况是你最亲近的人,更加无愧于心。”听闻我的劝告,她似乎开窍,嘴角露出淡淡如破晓的一缕阳光,我想我是一个有发财想法的头脑。


四、《听忏悔的神甫》
  宿是一个奇怪而且本事高超的人,他从事着城市中最为人刺激的工作同时也是十分危险的工作。比如他的雇主告诉他,他应该送给谁一颗子弹,那么他就得给谁一颗子弹。
  宿对我说——神父,我每每总来这里忏悔,请神原谅我的罪孽,你说上帝是否会原谅他给他一次上天堂大门的机会。我感到内心的矛盾,作为一个有心劝导归善的神职人员,我应当安抚他内心的痛楚的,但是他所犯下的罪孽又是如此的不可饶恕,或者成为让人心惊胆颤。
  最后我下定决心,告诉他,父是宽容的,会原谅一切有向他之心的人。
  每一次完成委托后的宿都会来到这里,向我忏悔,每一次我都替他分担心中的罪念,多亏他一次次的到访,我原本破旧的教堂也得到较好的修善。
  当我送完虔诚的宿离开时,见到他往路边的流浪汉丢下一枚小小的硬币时,我竟觉得我想一个救活病患的医生一样欣欢。


五、《公车的故事》
   有一次,我在公车上坐着,当车子到达一个车站,停下了又开走,下了车又上了车的。
   有一位错过车子的年轻人却追逐着在喉头,希望能赶上错过的车,期待着司机能够为他停下一刻,可没想到还是与车插身而过,却还是仍然不放弃继续追赶着车子。我只是这样子淡淡的看着他,没有说什么,因为我自己正在车上,当然了我也不会因为他的上来而被迫下车。
   经过努力他总会以为自己就可以顺利搭上车子,却未曾想过换了的只是冷眼旁观过客的嘲笑,最终他还是没有追上那班公车。
   路并非只有一条,可是我们仍然希望不要错过,仍然希望错过的可以通过努力来换取一次机会的。
   他气喘嘘嘘的停在后头,不知道后边开上来的车子是不是又是他所期待的呢。 


六、《流亡的铠甲》
  那是我一次去博物馆的经历,当我为一副漂亮的铠甲而惊叹不已时,馆长走近了我身旁,为我讲诉有关的故事: 
  发生在许多年前的古时,作为逃兵可是一件奇耻大辱,不单单要收到政府的通缉,还得面临被民众嘲笑捉弄的命运。
  有一些乡村由于贫瘠而经常被遗忘,不过它仍旧坚强的存活着;由于地处偏僻,许许多多的流亡武士都会经过这里,暂避的暂休的。于是遭受贫穷的村民们便打起来这些逃亡者的主意。在对地形不熟悉而且担心受怕的情况下,许许多的武士都被村民暗算而死;有时即使是面对面的交锋,由于村民的围攻,即便是武艺高超的武士们也难以阻挡。他们的兵器与铠甲也都被收入村中再作打算。
  后来当地出现了一伙山贼,攻击了村庄,并喝令不战而降的村民交出村中金财 ,最后杀死村中年轻的男子以作警示后,才姗姗离开。
  多年后这伙山贼才被前来围剿山贼的义士们击溃, 铠甲什么的又几经流落。直到现在才被搁置在博物馆里。
  听完故事,我满心疑惑,没见我开口,馆长便看出我内心的猜疑,语重心长的说了——大概落魄的人无论多么厉害,总是被瞧不起的,而实际只是表面上的穷凶极恶却反而吓倒许多心本懦弱的人们。 


  ——2014.11.28~29  一〇/崽

热度(2)

© 佐佑一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