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佑一〇

吾生凛冽,葬于北邙,心似戚戚,荒草长满二十余载

《一些美好的日子》

过去的我,有一些美好的日子

一个人的、两个人的、或几个人

与她,与他们的

如今的我,像缺白的水墨画

像看着爱人离去背身的影子

那霎那的无可奈

稍稍和寒风微微发刺


这些美好的日子

带我走过许许多

然后和秋日的鸟儿一般

不招呼声,便悄悄不在

去了不再回来

他们说——未来,还会来

还会在春暖花开


  ——2014.11.26


热度(2)

© 佐佑一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