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佑一〇

吾生凛冽,葬于北邙,心似戚戚,荒草长满二十余载

《序,第十篇“梦蝶”》



当我知道我必须拥有翅膀

要能够飞翔,才能跟你靠近

我渴望着体温与温暖

我心中似乎看到一丝希望

也感受到一点灰暗。

他们说的是对的

我必须拥有翅膀

我必须得懂得飞翔……


当我看着自己周围与我一样的伙伴们

已经出现开始吐丝的情况

有些因为不断的进食却吐不出丝线的

脆弱的躯体无法承受而

爆裂身亡,从枝干上掉落……


当我不知应当如何是好

当我寻求而得不不到答案

我只能默默的跟随他们

疯狂地进食、疯狂地膨胀

除了相信——

坚持一定会成功的这种漫长玩笑

身体与内脏那无法停止的涨痛

也让我彻夜不眠,

我还得肩负上疲倦的苦闷呀!


当我周围出现越来越多的茧包

当我下方出现更多更多的尸骸

我才看到我趴在一根细细的树干之上

无退后因为会掉下去

无法停止、犹豫也会掉下

前进也有摇摇欲坠有风险呀

恐惧占据了我的心

我发现我每一根细幼的触手都在流汗


当我难得能够入眠

而里面却充满着梦魇

我没有从黑色的马赛中逃脱

困在里边——被赶到顶楼、

被赶到悬崖、被赶到高处

它咆哮着舞动双足对我恣意

即使我有多少条腿、多少只手

都抓不牢了、都抓不牢

离开支撑时——心压上涨与心脏停顿……

哦,有些毛骨悚然,也有些美妙。


当破茧之日来临

我看到数只美丽的翅膀

炫目的色彩与微微舞动的气流

我瞪大双眼一动不动的

——剩余的茧呢?

为何我没有听到咔嚓一样的碎裂声?

为什么都到了这一步,

你们却凋零在自己无边的绝望当中?

弟兄姊妹们,你们所见到的黑暗

不都是你们亲手遮掩的吗?

放开你们的双手呀!

寂静的空中又多了几只飞翔的

他们围绕着新与旧的荣耀,翩翩起舞着

我怀着向往的心艰难而更加缓慢的

咬下几片残叶,咀嚼起来


当我被疼痛折磨得无法进食

我身边又有一些新生的伙伴

他们怀着坚定的、他们依仗着尚能承受的身躯

日渐逐渐——我感受到他们慢慢赶上了我;

我感到十分羞愧,不敢抬头看他们

害怕被嘲笑、害怕被提问;

当他们用那闪亮的双眼看着我时

半响后,我才发现我嘴角泛着黏黏的丝液

而撕裂的声音也从我后背发出

我这具身躯终于极限了吗?


当我因为身体的涨裂而晕眩又醒来后

我发现我眼前似黑非黑

隐约有光从缝里乍现

我像找到宝藏的冒险家一样

欲想急急过去把它发掘

却猛地发现自己毫无力气

回荡的声音只有我的呼吸

我身处于何地、我又能往哪里去?

似乎怀念过去的日子,

起码我还可以缓慢的挪移;

当我担心空气与食物是否缺稀

生存的物资是主要的危机

然而我才发现,奔溃比于饥饿还快速

原来是意志也在摒弃着……


阳光刺瞎了我的双眼

我轻盈的身躯在空中飞行

我感受到相似的同伴也在附近

只是我们近在咫尺

却无法亲近再近

我感觉不到体温

我能够飞行了,又有什么值得的?

我已经无法再进食了

等待我的是虚弱至死的结局

后悔的人将得不到一丝安慰……

我流下的不是悔恨的


坠落的那一刻,

我又一次希望自己能够坚持

而一个古老的问题出现在脑海里

我是谁?

你是周庄,我是蝶

你梦蝶时,我是你

 

  ——2014.11.06

(2:30)


© 佐佑一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