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佑一〇

吾生凛冽,葬于北邙,心似戚戚,荒草长满二十余载

Sleep
Sleep
Azure Ray
Azure Ray

不知不觉又是这条路

不经不易又走了这一次

当我刚启程不久

旋律已经响起……

 

有一次我也是这样走着

只是那会儿还除未谋面

时间熬过几年

当下又是回忆……

(文,一〇先生)

 

热度(2)

© 佐佑一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