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佑一〇

吾生凛冽,葬于北邙,心似戚戚,荒草长满二十余载

季节
季节
彭为
季节

… …

我们在他背后张望 
我们从他身旁走过 
我们在他泪里流淌 
我们从他的爱中流走 

我们还想 
我们失落 

我们爱他 
我们恨他 

我们在他的生命中枯萎 


岁月无痕,留下的又是些什么呢?

岁月里我们逐渐昂首,岁月里我们渐渐低头

或许只有些秘密在夜晚流淌着。

© 佐佑一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