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佑一〇

庸人,俗人,凡人,三位一體

《幸福的夢》

那一夜,我做了一個夢
城市的道路變成了流水
仿佛像威尼斯那樣
我,就漂浮在河流之上

奇怪的是,我沒有掙扎也沒有下沉
就這樣,隨波逐流,既慵懶也疲憊

即使是在冬季
我仍然備受陽光的煎熬
可入夜的寒風
又凜冽得譲我不禁顫抖

奇怪的是,我沒有反抗卻還活著
就這樣,看著天空,看著它黯淡


追憶昔日翱翔天際的姿態
卻原來自己已不再是飛鳥
意欲同流水對抗
卻發現尾巴已殘

憤怒和悔恨,讓人流淚
就像我的愛人,已永逝
蒼白的手,無法再朝敵人揮舞
就連擦拭自己的淚水,也不能


在初晨曙光中,我回歸了人間
低頭注視自己冰冷的雙手
它的顏色,令我莫名心安

至於昨夜,那個會是我幸福的夢
醒來後,掉兩顆眼淚,就過去了


—2018.2.8 佐佑一〇

热度(1)

© 佐佑一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