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佑一〇

吾生凛冽,葬于北邙,心似戚戚,荒草长满二十余载

5151
5151
任贤齐
心太软,很受伤(新歌+精选)

《多年》
一個人的日子裡,我
並沒有感到空虛與寒冷
孤獨始終與我作伴

多夢的雨夜——
整整下了四十遍
為何我仍會想起你
不是已經多年了麼?

——佐佑一〇(2018.8.27)

热度(4)

© 佐佑一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