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佑一〇

吾生凛冽,葬于北邙,心似戚戚,荒草长满二十余载

《命运》

 

在克洛索的面前,一切皆是麻线

短暂的生命里,蕴藏着太多谜团

我们在期待,也在等待

相信明天,就像相信希望一样


织布机嘎嘎作响

你我的人生,已编织了多长?

而拉克西丝是否又在偷懒?

忘记将这机械看管好。

请住手——暴怒的阿特洛波斯

你为何如此怒气冲冲

撕扯着这象征人生的织布

将它们抛向空中,随风而去

那巨大的无形之轮在转动

那三姐妹娓娓而笑

不发一言,也不彼此互眸

尾随着俄狄浦斯所走过步伐

信我者,我们将领着你走

不信者,我们将拖着你走

  ——2014.02.11 佐佑一〇

热度(2)

© 佐佑一〇 | Powered by LOFTER